电视机维修

当前位置:主页 >> 海信电视机

海信电视机打开是雪花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3日    点击:[0]人次

海信电视机打开是雪花(海信电视机打开蓝屏没有画面怎么回事)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马辉

财经观察家秦朔说过,过去很多企业一直在外延式扩张、高歌猛进、野蛮生长。在此过程中,海信的一些做法并不为人关注……

10月20日,海信集团总裁贾少谦高调亮相,以《在不确定中坚持确定性——与时间温柔战斗》为题,进行了一次主题演讲。“温柔战斗”,似乎有些斗转星移、时光荏苒的味道。

“长期主义的执念、对产品和技术的追求、保持风清气正的价值观基石、全球化的布局与发展。”这是贾少谦归纳出来的“海信理念”。

海信电视机打开是雪花

宽阔大幕、大字文案、娓娓道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观察发现,贾少谦代表海信的这次”互联网式“的主题演讲,可谓是一改外界对山东企业、山东企业家的传统印象——“不善言辞的工程师,像默默无闻的理工男”,只知道脚踏实地去干,却不知道如何去讲出来。正如贾少谦所说,海信绝不是“慢公司”“笨公司”,很多人感觉,这家企业好像“有点东西”……

跑马拉松和跑百米

目标不同,姿势也不同

跑马拉松和跑百米,目标不同,奔跑的姿势自然不同。海信的目标,是做“百年海信”。

贾少谦认为,百年海信,需要“稳健经营”;稳健经营,需要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坐得了冷板凳。

“基于稳健这个要求,在产业拓展上,海信坚持资源共享和技术相关这两大原则。”贾少谦说,例如,海信最初是电视起家,基于家电门类的拓展,他们推出中国第一台变频空调,收购北京雪花冰箱和广东科龙,拓展了白电品类,然后通过收购gorenje,拓展了厨电品类。海信也由此成为世界上极少同时拥有黑电、白电和厨电三大业务板块、完整覆盖了广义家用电器领域的企业,成为未来最有可能全面满足并解决家庭智慧需求的企业。

基于稳健这个要求,海信在财务原则上,可以直接用“保守”这个词来形容。在衡量及评价经营安全和资金效率上,海信有一个独有的指标——还贷后现金资产:即用手中可迅速变现的全部货币性资金偿还外部负债后剩余的资金余额。此指标直接反映出企业的偿债能力、资金风险和经营安全,尤其是可以抵御银行、供应商集中挤兑的风险。

海信始终认为,在涉及到肚子和面子的问题上,肚子比面子重要;在涉及到利润和规模问题上,利润比规模重要;在涉及到企业安全问题上,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动摇“安全第一”这个原则。

正如迟宇宙在《海信史》中写道:在崂山身侧的这座城市中,有一家似乎不那么星光熠熠的公司,十数年来,竟然始终身居产业巅峰。它所俯瞰之处不只是电视机产业,在画质芯片、医疗显示、智慧交通、光通信……在很多人们所不熟知的领域,它几乎都以“霸主”的身份隐匿着。

质量源自制造

以制造业为重心

市场经济的最终两个主宰是消费者与技术,经济学家萨缪尔森说过的这句话,在海信全球研发中心随处可见。

贾少谦认为,第一个主宰是消费者。对于消费者而言,关键是诚信和质量。数字造假在海信是不可触碰的红线。对待造假海信从来是也必须是零容忍。1998年,因为虚假确认收入,出现了3000万元的差额,海信就直接免掉了一位集团副总裁。

质量,是海信的立命之本。一个企业,其产品质量几乎是用户唯一能长期记忆的要素。2020年12月,海信激光电视荣获“2020年度中国质量技术奖”一等奖,这是我国质量技术领域的最高奖,海信也是家电行业唯一荣获一等奖的企业。

在海信,关于质量的规定,被称为“军规”。质量源自制造。海信认为,没有制造业,就没有今天的海信。就在昨日,海信集团董事长周厚健先生专门发表了内部署名文章《海信须长期坚守制造业,并不断向世界先进水平迈进》。文中指出:制造业是海信的重要定位,也是海信得以持续稳健发展的根基,今后很长时间,海信仍然会以制造业为重心,锁定先进制造,做到“引领”世界,并正式将“引领以智能化为核心的先进制造”写入海信企业使命。

“市场经济的第二个主宰,是技术。”贾少谦认为,在海信,谈技术永远不过时,永远是主旋律。技术是海信最鲜明的基因与个性。1992年,海信前身电视机厂研发人员的薪酬水平,从此可以达到平均工资的3倍以上。

2005年,海信推出了中国音视频领域第一枚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数字视频处理芯片——“信芯”;2013年,海信自主开发ULED动态背光分区控制技术,一举打破中国企业与日韩电视企业在彩电技术上的“代际差”;2014年,海信推出全球首台100英寸超短焦激光电视,让中国第一次占据了显示技术发展的主场优势,中国显示技术从此引领世界。

与此同时,海信特别重视技术预研,强调产品开发必须遵循“预研一代、储备一代、应市一代”的研发路径,主动投入资源对前瞻性技术、关键技术和技术难点进行立项研究。

一把尺子、一套刻度

全球化,一代一代人的接力

对于海信来说,几十年来,海信对人的评价衡量与考核,做到了始终坚持“一把尺子、一套刻度”,从未发生改变。这把尺子就是业绩第一,并严格遵守人与企业的基本价值观。海信从集团到各公司以及不同的领导层级之间,打造、使用和传承的都是这同一把尺子。

再一个就是海信人的勤奋,已经成为一种内在习惯和传承。贾少谦举例说,2002年,海信网络科技公司在做公交智能调度系统时,为了解决车载电源不稳定的难题,已经是总工程师的陈维强博士带着工程师在公交车上实时监测观察,记录问题,一天要坐上20圈,终于找到了症结所在和解决方案。同一年,海信交通信号机进入烟台市,陈博士带着工程师在寒冬蹲在马路边观测信号机使用效果并时时改进,一呆就是一个星期。

“今天的陈博士,已经是海信集团负责研发的高级副总裁。”贾少谦谈到,这些年来,海信智能交通能做到连续多年国内第一,勤奋第一和技术第一一样重要。从1998年到今天为止,我们可以非常自豪地讲,海信智能交通在全国没有一个烂尾项目,没有一个项目不能完成交付,也没有一个项目因为交付问题没拿到钱。

“从2016开始,在投了100多个亿之后,海信的国际化总算真正起步了。”贾少谦谈到,全球化,是海信的未来。海信的全球化,是一代又一代海信人的接力赛。1991年底,我们的老厂长调往山东省外贸公司工作。在离任之前,她对接任者周厚健先生说:“在世界地图上点一个点,这个愿望我没有实现,愿你们在开拓国际市场方面做出努力,在世界地图上点一个点”。

1996年,海信在南非点下了第一个点。此后,周厚健董事长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说:全球化即使是个陷阱,我们也要勇敢地跳下去。

今年5月,全球11个国家市场的86万余名消费者,投出了他们心中最著名的中国出海品牌——海信连续五年上榜《BrandZ中国全球化品牌50强》榜单,并稳居前十,今年更是排名家电行业第一名。

贾少谦说,“大头在海外”正从理想照进海信国际化的现实。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海信集团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53亿元,这个数据已经接近2019年的全年营收,前三季度海外收入更是已经达到526亿元,接近去年的全年海外收入,同比增长38%,占比已达42%。贾少谦说,“我们预测,海信海外收入最快3年就将反超国内。”

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跑完马拉松

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走进“无人区”

一些看起来更像是“常识”的东西,却有着非常现实和稀缺的价值与意义。

有统计说,中国企业的平均寿命只有四年上下,大部分企业无法突破5-8年的生命周期,百年企业更是寥寥可数。企业与人一样,没有不死的企业,有的只是活得更健康更长久。企业从来都不是时间的朋友,而时间恰恰是企业最大的敌人。一家企业从创建那一刻起,就无时无刻不在和时间进行战斗。

“商业史告诉我们,优秀的企业都是不断变化的,但企业里最重要的要素是不变的。”贾少谦说,这些不变会像竹子的竹节一样,成为抵抗风雨的力量。这些年来,支撑着海信不断往前走、不断提升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海信在不确定中坚持的这些“确定性”,是全体海信人发自内心认同和坚守的企业价值观,这是组织凝聚力、战斗力和创造力的最终来源。

贾少谦坦言,奔跑在“百年海信”这条马拉松赛道上的海信,的确是一家“慢公司”。“曾经,我们用了将近20年的时间,布局了黑电、白电和厨电业务,打通了从家庭到社区、从社区到城市的场景,实现了ToC和ToB产业的均衡布局。”贾少谦说,今天,已经进入世界级跨国公司行列的海信,将用10年的时间,继续在家庭、社区和城市三大维度纵深布局,持续迈向产业高端,在世界级企业中,竞得更靠前的位次。

《海信史》的绪论开头写道:青岛市江西路11号的一个小电视机厂,在这50年里是如何成为显示领域的最知名的国际品牌之一的?海信的基因是什么?是什么推动了海信不断出海?海信的未来在哪儿?

海信故事和海信路径,似乎也代表着诸多中国企业发展的缩影,这些问题是有关海信的,也是有关更多制造业企业的,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企业样本。任正非曾经领着华为的工程师在无人区奔走。他曾说:重大创新是无人区的生存法则,没有理论突破,没有技术突破,没有大量的技术积累,是不可能产生爆发性创新的。

同样,在山东,当海信成为若干个领域的领导者后,前方便是无人区,没有向导和路牌,甚至没有任何光亮。海信的一群赶路人也义无反顾地走出舒适区,走进无人区……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